Toby这腰!这胸!


图源Toby的ins

【勒沃库森/多纳蒂】Farewell

听说多纳蒂要去那不勒斯的脑洞。
球会拟人,不喜勿入。


“是你吗?你是Bayer?”多纳蒂打开门,眼里是藏不住的惊喜。
勒沃库森没有说话,反手关上门,握着多纳蒂颤抖的手,欺身将他压在墙上,多纳蒂没有挣扎。勒沃库森盯着意大利人宛若星辰的眼睛,明亮,又深情。 半晌,他开口道:“你真的要走了吗?你要去那不勒斯了对吗?” 
意大利人没有回答,只有沉默。
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我再也见不到你了,Giuli。” 勒沃库森将视线落在多纳蒂的手表上,红黑配色,是他当初送给他的那块。
 多纳蒂轻轻把勒沃库森推开,揉了揉他明灿灿的金发,活动了一下肩膀。“所以,Bayer你跑这么远到美因茨就是为了问我去不去那不勒斯?咱们俩已经结束了,我去哪儿和你没关系。唔…”
 勒沃库森再一次把多纳蒂压在墙上,准确地说是撞在墙上,狠狠地用嘴巴堵住多纳蒂的话,而多纳蒂没有拒绝这个来自前任的吻。直到他们都用尽了肺里的空气,勒沃库森才把他放开。 
“和我没关系?那这个是什么,为什么还戴着我送你的表?” 勒沃库森把多纳蒂的手举起来,“别告诉我你不想我。Giuli,半年了,你还留着它…”
 “我只是懒得去换。” 
“Giuli,你…” 
多纳蒂抓住勒沃库森伸过来捣乱的手,安抚道:“好了Bayer,别闹了,就算我去了那不勒斯,我们还是有可能见面的。欧冠马上就来了,说不定我们还得踢上两场。”
 “如果真要做对手,我希望是在决赛。” 
…… 
“所以,勒沃库森先生,你在这个时间来到我这里究竟是想要干什么?”多纳蒂眨眨眼睛,嘴角上扬。
 “你不说我还真忘了”勒沃库森向门口走去,在地板上拾起一个纸袋,“我知道你要走,这是给你的送别礼物。”说着,准备把纸袋递给多纳蒂。
 “又是红黑配色的包装,真符合Bayer你的风格。”意大利人伸手要接过纸袋,却意外地发现纸袋又被勒沃库森抱回胸前。
 “怎么了,不能看吗?” 
“不,只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,等你离开德国的时候再看吧。”
 “真是,你来我这儿究竟怎么了,就为送我一个不能看的离别礼物?”多纳蒂觉得勒沃库森今天一定是忘了吃自家的药。
 “可能只是找个借口来看看你。”
 “你今天怎么了,浪漫得不像你。”多纳蒂觉得脸有点发烫。
 “被意大利人夸浪漫,我很骄傲啊。”勒沃库森向多纳蒂靠去,目光再一次汇集,难言的情感迸发开来,是难过,痛苦,祝福,爱恋又或许是什么别的。
 “Giuli,我饿了,来看你的这一路我都没吃饭,你有什么吃的吗?”勒沃库森及时切断了他们眼神的连接,他害怕自己迷失在年轻后卫浩瀚的眼中而无法自拔,毕竟,他们总会分开,勒沃库森的人生就是无数次别离。
 “哦…有我中午剩的意大利面,要不来一点?”多纳蒂回了回神,回应着勒沃库森,向厨房走去。
 勒沃库森打量着屋里的布局,比冬天来时暖色系的摆设减少了许多,淡蓝色的格调就像这屋子的主人一样,清新而自然。渐渐地,食物香气的分子进入了勒沃库森的鼻子,他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望着多纳蒂忙碌的背影。整个房间弥散着幸福的气息,勒沃库森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假象,似乎发生在回忆里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------------------回忆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嗯…太棒了!…我们赢了…嘿,Bayer,你放我下来。”在13年欧冠小组出线后,他被自己一把扛起。那是在他来到他身边后的第一次欧冠,尽管以大比分输给曼联,但作为主力后卫,他仍帮助球队突出重围,力克皇社和矿工,进入1/8决赛。 

 “我在这里非常开心,我希望能进入意大利国家队。”勒沃库森在台下望着接受采访的多纳蒂,黑发少年是那么的意气风发。嘴角不由自主地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,那一天,他们正式确立了关系,恋爱的日子多么甜蜜。

  “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回到意甲,拿波里或紫百合。”这是勒沃库森第一次和他吵架,他把黑发后卫压在床上,准备厉声质问他为什么想要离开,可看到他迷茫忧伤的眼神,却选择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安抚着。勒沃库森何尝不知道,队内的竞争何其艰难,而二十五岁的多纳蒂在最好的年纪却不能坐稳主力。只是,还是不想让他离开自己…… 

 “Bayer,这一次我真的要离开了呢,这里,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。很抱歉不能留给你更多的转会费,还是祝福你能成功进入欧冠。再见,我们就是对手了。” 在寒冷的冬歇期中,最后一次在红黑配色的房间里缠绵后,他向假寐的自己告了别。明明在暖气屋里盖着棉被,勒沃库森仍觉得冷,他早就应该明白的,他们本来就是两条直线,即使相交,也终会越行越远。

  “你穿美因茨的衣服很好看,他待你很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后来,勒沃库森来参观了他在美因茨的房子,他们在泛青的草地上交谈。不说回忆,只聊些无意义的话,温和却疏远,淡淡的,就像是洒在肩上的春日清冷的阳光。勒沃库森能看出他眼里溢满的情感,但他也只是给了他一个浅浅的拥抱,他们的,已经结束了。
 ……
 “饭好了,来吃吧”多纳蒂的声音将勒沃库森从回忆拉回现实。眼前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体贴。
 “来了,我吃过饭就回去,你也该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你的亚平宁半岛了。”勒沃库森笑着拉开了餐桌的椅子。
 …… 
机舱外,意大利蔚蓝的天空无云千里,夏日明媚的阳光让多纳蒂感到分外亲切。坐在去那不勒斯的飞机上,他轻轻打开那个神秘的红黑色纸袋,里面是一条勒沃库森的助威围巾。指尖划过粗糙的红黑色毛线,往事如烟浮现在眼前。围巾上那个永远不会老去的金发“卖药郎”似乎正向自己微笑,灿烂得就像今天的太阳。展开围巾,露出一张纸条,多纳蒂不禁嘴角上扬。米黄色的纸条上是勒沃库森的独特而有力的笔迹。
 “MEIN GIULI, FAREWELL”
 “再见了,Bayer”多纳蒂轻声溢出了几个单词,他微笑着,将和德国少年的点点滴滴化作回忆,永远地尘封在心底。 
在德国北威州的小镇上,同样有一个“年轻”的少年在告别过去。他抚摸着俱乐部墙上的前球员名单,指尖久久地徘徊在那个名字上,呢喃着“再见了Giuli,再也不见。”
 阳光依然明媚。

想刷一发他们,真·颜值担当。

图源微博